掛誠怢珋部惆鎢-辣茩懂善☆掛誠怢珋部惆鎢夥厙★

懂埭ㄩ掛誠怢珋部惆鎢 釬氪ㄩ蜮珂汜 2011/16 02:20

掛誠怢珋部惆鎢

乾も眙眈壽蛹孮佌橑隀活僇疺Ц租魽溯城細〢炵蹈萇荌枙第葡裔杻劑﹜倢劑﹜憬馮劑﹜笥假鏍劑脹嗣劑笱婓祥肮詣弇腔淩妗岈慫﹝

郔陔坋杶杶補僩僩

涴岆2019爛1堎4欶邿菴5蠶萼鰍劼竣峎睿祭條茠羲桯挕蚾誘怹捄褶﹝掛誠怢珋部惆鎢冪撳軞講植陔笢弊傖蕾眳場腔600嗣砬啋善2018爛芼ぢ90勀砬啋ㄛ侗齈囀汜莉軞硉植119啋崝樓善64644啋ㄛ恛懈岍賜菴媼湮冪撳极ㄛ傖峈室藦豱騠欂屪勞袡﹜郔湮馱珛弊﹝

憩涴欴ㄛ槨眕蚥祑腔傖憎ぢ跡恁輲寊蓿荂

笢源蛅種畛嶺親△繩曾笝調笭湮吨瞳ㄛ堋樟哿儅憤盓厥睿堆翑畛源羲桯毀謁睿笭膘ㄛ妗珋弊模酗笥壅假睿楷桯﹝掛誠怢珋部惆鎢祥ワ磁肮珩羶扦悵け楷腔※恀枙悵譟§岈璃參嗶翋腔例瘛籥睋侗蛫漟に,筍迵森肮奀,模淉植珛刱排梇暾窴痤儷例腌寎宒炵矷Ⅱ牁亞例磃捧曲梤﹜奾帤喃煦砅忳價掛鼠僕督昢脹恀枙肮欴祥搡麜荂

栝弝笙冪▲冪撳圉苤奀◎輪梪媢滼,饒虳豪煤杅勀啋③懂腔詢傷俋戮悵譟,褫夔岆※窪馱§,珨虳櫛昢笢賡蔚準楊笴隱婓扂弊腔俋戮悵譟賡庄跤衄剒⑴腔模穸,植笢彶☆葍鍶郇曋,絳祡觴砓椒汜﹝掛誠怢珋部惆鎢踏毞ㄛ珨跺喃雛汜儂腔笢弊ㄛ珨跺喃雛洷咡腔笢弊ㄛ眒冪峞閡椑F硱擠蝯譯奐翩

弊暱萸恀枙絞岈弊腔鍰絳刱硨鉆媓帎犓珃郕帢篱炯妅肩葺蛫尌6躅僱耤ㄠ噪袽使硈§阬鄶煤偕嚁姣麤礗珍暮荎倯翊迖﹝

奻扴莉こ俋婦蚾煦梗梓蛁ㄩ※饜蹋ㄩ100%襯坫襪蟾眴﹜蕨欬趙撙ㄩ蝴捚闈呫槭§ㄛ※饜蹋ㄩ100%襯坫ч襪蟾眴﹜蕨欬趙撙ㄩ蝴捚闈呫槭§﹝掛誠怢珋部惆鎢車淑梅入行快35年三分一「草蜢」蔡一傑自覺人的命數都是上天委派的,他可能是上天派下凡間的一名天神,他一身歌精舞勁,又有靚身材、靚美貌,他的差事就是到來為大家服務娛樂大眾,雖然他的少年志願是當一位海豚訓練員,可以天天和牠們暢泳!這位天神是一位乖男孩,7、8歲大清早起來,半夢半醒地攬茠赤芋A坐茬璅息嬤鴗u廠大廈的茶水部幫忙洗杯碟......至於天神的一身好舞藝就是拜媽媽所賜,每當空閒的時候媽媽總愛在家中地上灑上爽身粉,然後和六兄弟妹一起大跳特跳。中學時代,他開始和哥哥蔡一智與鄰居蘇志威搞一些學校派對,賺一些外快,「每一次我們都會合作排練一隻Host舞去表演,我也是排在中間的,舞步是自創的,好受歡迎。當年我們參加新秀歌唱大賽後改名『草蜢』,因我們瘦瘦削削又跳蹦蹦,姓氏也有草字頭;再加上當年流行的電視劇集《功夫》劇中師傅最愛講的那句話就是對荇{兒金貴祥說︰草蜢仔,你可以下山了!於是我們決定起用『草蜢仔』作隊名,後來某天師傅梅艷芳指我們已長大,不用『仔』更好,我們一致贊成。」這位天神也有感性的一面,他自言入行34年,現在工作到了得心應手的階段,「我經歷過生老病死,事業高峰和低潮,遇不如意時我會去游水,在水中可以平靜自己,又可以練氣,自信亦可提升,算是發洩吧。我太愛舞台,兩位好拍檔成家立室也動搖不到我,可能我也過了求戀期,拍拖10多年的女友已經像一家人一樣,但因為某一天心情不是太好,想自己一個人走未來的路,我們分開了,不是殘忍,那是雙方的決定,大家依然是好朋友,我不怕孤獨,孤獨並非洪水猛獸,它是我的好朋友,讓我沉澱自己。」在過往的日子中,他在2003和2004年最失落,他先後失去了兩位恩師,「阿梅只大我們2、3年,她的離去至今仍心痛,最難忘我們一起去外國登台在賭場開Show,但大家都不會賭錢,大夥兒會在酒店玩捉迷藏,甚至遊戲輸了要畫花面孔跑到酒店大堂扮狗吠,好搞笑。今次演唱會,我會選唱很多女歌手的歌曲,我只可以透露我會唱一首師傅的歌,本來我是抗拒的,因為我怕想起很多以前的前塵往事,我會唱不到,結果我被經理人林珊珊說服了,我選唱一首深情的慢歌,至於哪一首,請讓我賣個關子。至於羅記(羅文)更是我的師祖,我們是超級好朋友,他生前我總愛去他的家裡開飯,一定非常豐富,我不開心時他會傾聽,師祖給我一個別號︰『MrSunrise』,因為一定會傾到天亮,太陽出來才願意離開......他是我的心理醫生!」身為佛教徒的蔡一傑已經年過50,使他感到人生苦短,「今生幸好做了人,不是做隻豬,所以不要浪費人生,要睇得通並非睇得化,要珍惜家人、朋友、工作和時間。」明年草蜢慶祝入行35年的同時,他會爭取時間去考潛水牌、電單車牌......他也會去學習成為海豚訓練員嗎?真的,時間飛逝......今天不做,未來有可能做不了!傑仔加油!更預祝其10月下旬首次個人演唱會圓滿成功!

§還峉祥曉瑞迾衄扂纕窪ㄛ螺槳奻珨湮え詢埻綻ㄛ楪梐訰ㄐㄠ噪袽使硈§阬輴偷す硌堤ㄛ景笱⑦彶ㄛ毞耋喚с﹝

過去多月,連串暴力惡行嚴重破壞香港法治安定,扭曲向善的社會價值觀。本報一再發現,有教會在警方緝捕暴徒的時候,將轄下會堂或院舍開放當作「教會休息站」,成為暴徒逃避警方追捕的「收容站」。宗教本應導人向善,教育公眾遵紀守法,包庇暴徒、縱容犯罪,違背宗教宗旨,向社會傳達錯誤的價值觀,更可能抵觸法律。希望宗教界不忘初心,勿充當暴徒「庇護所」,不要助紂為虐。 連月來,暴徒每每以和平示威為名,行暴力衝擊之實,動輒堵塞道路、破壞公共設施、襲擊警方,到警方執法拘捕暴徒時,他們往往能快速四散,藏匿在事發地附近的場所。本報發現在早前天水圍非法遊行中,基督教宣道會天頌幼兒學校變身為「教會休息站」,引導黑衣人入內暫避風頭。另外,黃大仙天主教小學內的天主教聖雲先小堂,亦在上月初暴徒衝擊期間開放作「休息站」,被附近居民投訴。而早在6月暴力示威衝擊初起時,本報已發現灣仔循道衛理香港堂及同區的救世軍教育及發展中心,成為暴徒的「物資集結中心」,提供場所給暴徒存放及運送物資。教會的課室、會堂等場所變成暴徒的避難所、物資集結地,儼然成為暴徒的保護傘。正派宗教都是導人向善,主張仁慈兼愛,不會鼓吹暴力,更不會助長犯罪。反修例暴力運動破壞法治,撕裂社會,為所有遵紀守法的市民所不容。六大宗教領袖亦曾發表聲明,對暴力衝擊表示痛心,呼籲政府和持不同立場及意見的人士放下執荂B真誠溝通,令香港重回和平共融的軌道。有宗教場所負責人對暴力的惡行視而不見,不直斥其非,不協助警方緝拿暴徒,反而為暴徒提供庇護所,豈不是口是心非、違背本宗教的宗旨?有宗教人士充當暴徒幫兇,阻礙警方秉公執法,不怕玷污宗教的聲譽、惹市民反感?更要留意的是,暴徒涉嫌犯下襲警、刑毀甚至暴動罪等多種嚴重罪行,因此四散逃避警方追捕。有法律人士指出,任何人知悉或相信某人犯下可逮捕罪行,而作出任何妨礙拘捕或檢控該人的行為,又或提供場所予非法集結者存放物資、提供場地給有關人士,有機會觸犯《刑事訴訟程序條例》第90條的「協助罪犯」罪,最高刑罰可處監禁10年。很明顯,一些宗教人士為暴徒提供「休息站」、「物資中心」,很大機會違法,要背負刑責。市民尊重宗教,但宗教界沒有不受法律約束的特權,不應利用社會和市民的信任,做出違法違規之事。香港已經給暴力蹂躪得滿目瘡痍,不能再亂下去,任何人、任何機構,如果真心愛香港,都有責任為止暴制亂出一分力。政府尊重和保障市民表達不同意見的權利和自由,特首林鄭月娥以誠意和善意,展開與市民對話溝通,希望以對話代替對抗,化解矛盾。此時此刻,宗教界應以更多的愛和包容,協助政府促進社會大和解,令香港遠離暴力,早日恢復正常秩序。掛誠怢珋部惆鎢貌薊閉庈梁備ㄩ跦擂GB/T10789-2015▲窊蹋籵寀◎ㄛ扡咂莉こ岆彆忣眴蓮窊蹋﹝

掛誠怢珋部惆鎢都獗腔釬蚚睿鍰郖岆妦繫ˋ眈壽恀湘ㄩ

恀枙ㄩ掛誠怢珋部惆鎢腔統杅崋繫妎梗

隙湘ㄩ掛誠怢珋部惆鎢▽www.q69666.com▼掛誠怢珋部惆鎢羲誧硌隅 )陓蚚菴珨,辦豎詢虴燴磁楊§峈跁祤※蚳珛﹜詢虴﹜剴陑﹜溫陑§腔跁祤,掛誠怢珋部惆鎢岆硉腕蠟陓懇腔厙桴ㄐ

汒隴ㄩ掛誠怢珋部惆鎢蛌婥釬こ歙鴃褫夔蛁隴堤揭ㄛ蜆釬こ垀衄佽黨鉸倞阱歙祥秪掛桴奧蛌痄﹝
釬氪蝎銓皆甃肴堧狩③籵眭掛桴軑眕刉壺麼蜊淏﹝蛌婥腔釬こ褫夔婓梓枙麼囀楦牰藸縳倓鸗譯砥